【黑执事】由双生谈黑执事的相关内涵

蘅芜 L'Étoile:

要是换了个漫画,出了这样的梗,恐怕我直接弃坑……

但是看到这里,恶魔的形象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魔鬼题材的各类作品有很多,和《浮士德》不一样,枢梁一直在强调区分魔鬼和人类是不同的两个个体(为了商业化,为了吸引腐*)。

其实啵酱召唤出魔鬼更像是一种象征——
从遇到恶魔开始,他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撒谎精,一个利用哥哥的侥幸存活苟且偷生的人,
一个从哥哥身上偷窃到家族戒指的小偷,
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暴虐的人。

表面上是啵酱“遇到”了魔鬼,实则是他心中恶念的爆发。从被双亲雪藏,被家长区别对待开始,他心中就有恶的土壤(虽然没有表现出来)被虐待的童年阴影激发了这份恶意。

连他自己都说,有过那样童年记忆的人,是回不到纯真的过去的。

当真正的夏尔,真正的伯爵出现在他面前——啵酱在《绿魔女篇》受毒气侵害,神思恍惚,梦境里就梦到这样的场景。他梦到死去的父母,死去的哥哥,被自己杀害的姨母,马戏团的joker、doll,那个时候他崩溃了。为什么他们都死了,而我却活着?作为人类,他无法直面自己的恶,他会内疚,会痛苦,会自责。

梦境的最后,他打破了那个幻想中的“夏尔”,也打破了那个懦弱的自己,因为他知道,即使命运重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复仇,选择堕落,选择走向这一条不归路,这也是完成自我救赎的唯一道路。

我择故我在。

恶毁灭了他,也重塑了他。

所以即便有那么一天,真正的夏尔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手软。他不会再为自己的恶感到愧疚,也许他会慌张,但他不会懦弱。

枢梁在《黑执事》里一直强调人性的可悲。

像死神,因为自杀而成为死神,看着别人死去,而自己却求死不能。

像人类,因为黑暗而怨恨黑暗,却由于怨恨黑暗而失去自身的纯真,和黑暗融为一体。

在枢梁构建的19世纪英国,有人类,有死神,有魔鬼,但是没有天使[皱眉]

人类代表痛苦,死神代表死亡,魔鬼代表欲望。

由这三件组成的,是人间。

我很好奇什么样的经历让枢梁在22岁的时候开始画这部漫画。

啵酱的原型就是枢梁,(枢梁没有公开过照片,见过她的演员说她个子不高,估计150左右)枢梁是肯定看过《浮士德》的,但这不够。话说枢梁在有一年父亲节画了文森特的贺图,说自己一出生便没有父亲,所以只能祝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

“塞巴斯蒂安”这样的魔鬼形象,在我眼里,是包含着父亲,情人,恋人,友人这样的综合体。虽然漫画里啵酱和赛巴斯是纯洁(?)的主仆关系,但是对于枢梁自身来说,这样的魔鬼形象,说是感情的寄托也不为过。

ps:《黑执事》的编辑熊桑(takashi kuma)和枢梁似乎有过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熊桑有一次说:我永远也成为不了赛巴斯那样的存在呢。这句话给枢梁留下了很大的触动。还有熊桑半夜从编辑部打电话让枢梁给他唱子爵的角色歌😂然后枢梁在一个人的工作室里抱着手机唱歌😂


评论
热度 ( 214 )
  1. sebastiansgotme蘅芜 转载了此文字
  2. 蘅芜蘅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羽生澂明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