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夏】 Massage

原著背景小甜饼,以甜掉牙为目的,按摩梗~

“啊……你轻点!”

执事的手捏住伯爵白皙的小腿,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男孩腿肚上僵硬的肌肉。

“真是没用啊,就走这点路就动不了了。”

“闭嘴!什么叫这点路,那不是大半个领地吗?!”

“哦呀,请您原谅我的失礼。只是坐着马车绕了大半个领地也能累成这样,我活了那么久也是第一次见。”

什么马车?!田埂上来来回回不都是他自己走的吗!!!

男孩气闷地趴在床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执事温柔地揉捏他的大腿,另一只手抬起他的小腿,沿着腿部的肌肉按摩下去直到脚踝。

执事的手来回按捏着,抚过男孩挺翘的臀部后按在后腰。他脱下手套,露出黑色的指甲和契印,又掌心相对,把手搓热,用手心推拿男孩背部的肌肉。

伯爵在这缓慢而规律的按压中昏昏欲睡,他的皮肤因为夏季的晚风而冰凉,男人的手却炙热无比,贴在男孩的皮肤上让他感到温热而舒适。他的意识迷离起来,长长的睫毛挥动的频率越来越慢,最后安心阖起了眼。

执事的手乘着男孩昏沉的睡意捏住了男孩的后颈,他一下下的揉捏男孩脖子上的软肉,好像在抚慰一只猫咪幼崽。

“喂!你在干什么呢!”男孩不满地声音因为睡意而显得慵懒,他在枕头上舒服地蹭了蹭脸,引来男人一声轻笑。

“虽然说是女王的番犬,少爷真像只奶猫啊。”

“闭嘴!谁允许你擅自谈论自己的主人了。”

 到底谁像猫了,这个笨蛋猫痴!

“非常抱歉。”

男人的大手细心的揉捏男孩的肩膀,肩甲,脊背,他时不时搓一搓手,让热度驱散男孩身体的酸痛。男孩偷偷地睡着了,规律的呼吸声暴露了他的秘密。

男人盯着男孩背上的烙印,丑陋的双头蛇杖纹案盘在男孩光滑细嫩的皮肤上,他用带着热气的手覆上去,轻轻揉弄,让男孩在睡梦中发出满足的哼吟。

这还不够,男人俯下身,顺着男孩的脖颈一路向下舔吻着男孩光裸的背。男人并非第一次品尝男孩柔软的肌肤,以狠辣著称的伯爵在恶魔面前只是一只挥着爪子的小猫仔,执事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捞进怀里。

男人的吻集中在男孩背部的烙印上,湿软的触感让男孩舒服地伸展四肢,无意识地磨蹭着床单。

男人轻轻地把男孩翻过来,压住腹部的睡姿不利于主人的健康,他把男孩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又给男孩穿上了睡衣。男孩的脑袋被男人轻柔的放在枕上,被子也被盖在男孩身上。

男孩翻了个身,抱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拔开男孩灰蓝色的头发俯下身在伯爵头顶留下一个吻。

执事抬起烛台准备离开,他的手已经拧开了门。

“我叫你停下了吗?”男孩的声音清明无比。

“您睡着了,我只是打算给您准备夜里的牛奶。”

“我今晚不要喝牛奶。”

 你哪儿也别给我乱跑。

“哦呀,您在诱惑我吗?”执事转过身带着了然的笑容。

“只是今晚而已。”男孩熟练地说。

男人退下了身上的燕尾服,自然地躺在男孩空出的一侧。男孩背对着男人,像猫一样蜷起来窝进男人的怀里。男人一只手搂紧了男孩的腰,另一只手掰过男孩的脸吻住他。

男孩的手不自禁地攀上男人的脖子企图将他拉得更近,男人耐心的润湿男孩的嘴唇,轻柔的吮吸,舌头滑进男孩的口腔缓慢地取悦他。

“我要睡了。”男孩退开来,用手挡住男人那张讨厌地脸。

“当然,愿您一夜无梦,我的少爷。”

评论 ( 15 )
热度 ( 320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