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7en Ⅰ : Envy

☆对啵酱童年的主观猜测

☆啵酱第一人称预警,ooc有

☆对心理特征描写的尝试性练习

 

传送门:I.   嫉妒   II.  贪婪   III. 愤怒   IV. yin欲(R18)V. 傲慢  VI.终章

番外一:暴食(R18/英)

 

大约六年前,我开始听到脑海里有低声的耳语。

 

那若隐若现的声音念诵着被献祭的羔羊,诉说着被罪恶玷污的纯白之灵。

 

他说即使选择投入黑暗也必须踏上一条荆棘路,因为屈服于欲望并非堕落而是软弱。

 

他说真正的罪恶是一片泥泞的沼泽,即使身陷其中,也想要伸出手抓住希望和光明,黑暗的荆从远比善良的苦路更难行。

 

他说挣扎才是美食的真谛,那可怜的羔羊啊,哪怕陷入了黑色的泥泽,也要迈开纤细无力的腿妄图咬住彼岸的铃兰。

 

我不明白这声音来自何处,是否所有人都可以听到?又亦是我脑海中的幻想?是孤寂将我的心灵腐蚀到疯狂?还是嫉妒让我的头脑暗生恶念?

 

当我独自搬来沉重的雕花木椅放到窗前,当我爬上窗台偷听表姐带给哥哥的欢声笑语,当我躲入黑暗觊觎爸爸对哥哥的温柔拥抱,我分明感到一株荆棘缠绕的蔷薇在我的心头发芽,它让我感的心脏产生微妙的瘙痒,好像非得挠一挠才能平息。

 

“去吧,去吧,那是属于你的东西。”那声音说。

 

“不,”我带着病态地渴望违心地反驳道,“那只属于我的哥哥。”

 

我和我的双胞胎兄弟有着一样的容貌,有时连爸爸妈妈也分不出我们。然而我知道,我们完全不同。

 

哥哥是凡多姆海威家的天之骄子,是未来的爵位继承人。他生来就是众神宠爱的福玻斯,代表光辉的Apollo,注定能得到一切疼惜和爱慕。他的聪慧我无法企及,他的温柔我难以效仿,他所得到的温情比我所有的玩具加起来还要多。

 

而我是就他身后的那个阴影,那个一出生就被弃如敝履的累赘。

 

一天夜里我在月色中苏醒,转过头看着哥哥的睡颜,他弯起的睫毛也和我一模一样,细小平静的呼吸让他看起来比死亡更加安详。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才是那个真正的我,而我只是一个令人讨厌的飘荡的鬼魂。

 

“我”不曾真正存在过,而那个凡多姆海威家的独子正独子享受着他所拥有的一切。

 

如果那个人是我。

 

如果先出生的人是我。

 

如果只有我……

 

那些关注和宠爱,那些光辉和美丽,是不是会都独属于我?

 

“去吧,去吧,那是属于你的东西。”那个声音说,嘶哑地吐息仿佛递给夏娃苹果的蛇。

 

 

 

————————————————————

 

 

我独自在游戏室里摆弄着西洋棋。

 

那黑白棋子多么像我和我的哥哥。

 

天生掌握先机的优势,永远领走对手的气魄。

 

这晶莹透亮的白棋不就是我那骄人的哥哥吗?

 

我望着手心里漆黑的国王,突然把白子打落一地。

 

这世界是多么不公啊。

 

我的哥哥却在这时闯入我的领地,他手上端着我的晚餐。他邀请我享用他和父亲一起制作的蛋糕。

 

我偷偷望了一眼掉落在地毯上的水晶棋子,生怕他看透我见不得光的小心思。

 

他没有管散落一地的玩具,细心地把餐盘放在我脚边,用银质的餐叉戳起一个硕大鲜红地肯特郡草莓放在我的嘴边。

 

我们四目相对,两对星蓝的眼眸彼此凝视,映出两张同样的脸。

 

他的笑容是那么真挚,然而我却不寒而栗。

 

他知道了。

 

他知道。

 

 

————————————————————

 

 

在那些念头产生之后,我自责了很多天。那丑恶的嫉妒让我疑神疑鬼,躲在暗处算计着自己微薄的得失。

 

那天后半夜雷声轰鸣,闪电的银光在墙上印出鬼魅的白影。我吓得难以入眠,我的哥哥悄悄摸进我的被子,他温暖的手环过我的腰,把我困在他的臂弯里。我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他闻起来就像我心里那朵含苞待放的蔷薇。

 

我透过空隙看到哥哥床头的相框里是我们并肩而立的照片,我的床头却空无一物。我羞愧着,却又饱含卑劣的欣喜。

 

这众神的宠儿独爱我,而我却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偷偷地怨恨他。我终于有一件东西比他更多。

 

这快乐就像一剂欲望的肥料,它浇在我心头的花朵上,让她散发出诱惑地甜香。

 

它让我在无边地愧疚中满足,也让嫉妒地恶火燃烧。

 

我是哥哥的暗影,但我也是他的光。

 

这认知让我突然明白我所要何物。让原本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我突然停下脚步,像精明的赫尔墨斯那样,四处张望着找寻一条赶向前方的近路。

 

我当然爱着我的哥哥。但这并不妨碍我怨恨着他。

 

我想得到的比他更多。

 

人因欲望而贪婪。

 

但人又因贪婪而克制。

 

这并非是那显赫地爵位使我心动,也不是那精致的玩具使我嫉妒。

 

是那耀眼的光芒。

 

它让我从我的小世界里脱离,让我变得丑恶和不甘。

 

我想接近他,成为他,超越他。

 

 

————————————————————

 

 

我依然偶尔在深夜里醒来,悄悄地数着他颤动的睫毛。我们的脸蛋是何其的相似,我们的生命又是如此的不同。

 

我依然羡慕着他所拥有的一切,但我已经知道,我注定要踏上一条不同的路。

————————————————————

 

 啊,那美丽的羔羊。
毫无悔意的踏入嫉妒的罪恶深渊。
他在泥泽里抬起那高傲的头颅,
一口咬住岸边纯洁的铃兰。

那挣扎的灵魂,
正在善恶间徘徊不定。
请您不要犹豫,
选择这条堕落的荆路。

您注定是独属于我的猎物,
而您忠实的恶魔就守候在您的身边,
默默等待着与您相遇。

 

 

 

 

 

这是多不要脸才打塞夏tag。捂脸致歉。但是老恶魔的实体很快就要出来啦!

评论 ( 34 )
热度 ( 195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