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41话再探魔女梦境

       ——无论剧情拖沓与否,在终点处他们也会像开始时一样,沐浴着希望的金色晨曦。 


魔女篇的梦境是双子的第一次正面较量,是两人心智的第一次博弈。而实际意义上和恶魔的关系转折,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由于少爷可以梦到葬仪屋给哥哥喂药的实况,我们猜测两个人之间应该是有某种感应和联系的。而魔女篇的梦境其实是双子真的在精神世界的相遇了,和少爷对峙的意志并不是少爷空想的哥哥,而是哥哥的意识本身。在梦境里,哥哥有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我知道关于你的所有事哦。”141话揭开了谜团,哥哥一直在葬仪屋的棺材里,参与了少爷的每一个案件。他真的是字面意思上的知道关于少爷的所有事。


这个梦无疑是意味深长的。被毒气迷了心智的男孩哭闹着逃避着现实,拒绝恶魔的一切帮助,在梦境里与自己已故的兄长相遇。他们站在棋盘的两端,少爷代表黑王,手边有骑士,三个士兵和一个主教。而哥哥暂时没有代表任何有意义的棋子。双子相拥,哥哥说:“没有人要你去复仇啊。”




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情节。为什么梦境里默认兄弟两人身上穿着那套被献祭前的礼服呢?

紧接着,温存消失了,少爷莫名其妙地回到了牢笼里,满身是血的哥哥在笼子外眼神极为可怖的俯视着他:“因为你的选择,很多人都牺牲了。”

这时的少爷身上穿着烙印和订立契约时染血的单薄衬衣。



少爷一脸疑惑和惊恐,哥哥凶狠而果决。目前这个梦境,是由哥哥的精神掌控的。这两套服装,也是哥哥的意念选择的。这是因为他刻意的让少爷重复经历那一天,他希望他才是凡家唯一的上位者,弟弟唯一的掌控人。就和马戏团篇的凯尔文男爵一样,对那一天场景的重塑是对逝去时光的追求,回到那个结点上,他们都想对少爷采取与上次不同的行动,而赢得对他未来的参与权。可惜,时光不能流转,唯一把握少爷未来的,只有恶魔一个人。

而少爷在这选择面前略显无助,每个人都在逼问他,你对你的罪恶后悔吗?想要求得原谅吗?

而恶魔问:你为什么要订立契约呢?

少爷很快的醒悟了——他是为了他自己。

从这里开始,整个梦境变得支离破碎起来,亮光的尽头是恶魔的背影,少爷冲破牢笼,踏着飞舞的蔷薇花瓣向前奔跑,他跑过了哥哥,父母,红夫人,Joker和Doll,把过去彻底的抛在脑后,他要抓住恶魔的手——那里有他命定的未来。

他的服装又变了,在奔跑的路途中一步步裹上了伯爵套装。而这一套衣服是掌控了梦境的少爷自己的选择,也就是说他战胜了哥哥的意志而取得了主动权。


他拒绝了哥哥的每一个提议:“复仇是愚蠢的,没有人要你复仇。”“牺牲了我才得到的力量,要不要求得我的原谅?”“是不是不敢正视身边罪恶的证据?”每一句话都在拷问他的灵魂,每一句话都是他长久以来他自己的困惑和心结。他是不是害死了哥哥?他是不是为了哥哥才要力量和复仇?这一切是不是他和恶魔的错?

他的答案是否定的。

这个梦境原本是哥哥的主场,却阴差阳错的让弟弟看清了自己。 这是他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重新选择,也是他对自己个人身份的重新选择——我即是伯爵,伯爵就是我。

从这一刻起,他接受了一个真正的自己,和哥哥的“温柔且强大”截然不同,他是柔弱的,自私的,他和上天眷顾的光明之子相反,他是属于恶魔的黑暗灵魂。他的阴暗面产生了无数恶果,内心深处的善意又让他对那些因他的而死的人感到遗憾,但他从未后悔。

而我想从这个梦境开始,他也真正的接受了恶魔。他接受了所谓的“身边罪恶的证据”,他决定直视他,信任他,接纳他。如果以前两人心境的转换只是长久默契下的自然催化,那这一次,是少爷在心灵拷问中毫无保留的真正选择。

他选择了恶魔,也选择了最真实的自己。因为他和恶魔,原本也是一体的。他是恶魔培育灵魂的温床,而恶魔则是他人性的阴暗面,他们是密不可分的组合,将来也会继续在相互试探和扶持中走向终点和永恒。

他在和长子的第一次博弈中取得了胜利,那距离下一次,还会远吗?



评论 ( 12 )
热度 ( 103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