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至暗时刻(中世纪奇幻AU)

Chap 5. 舞会

预警:极度OOC!!

★肉渣,春梦梗


传送门: Chap.0  Chap. 1   Chap.2  Chap.3  Chap.4  Chap.5 Chap.6

番外: ①婚夜  ②书信


没有宫廷交际舞步的典雅优美,也没有眼神交流的专注与暧昧,欢快的圆圈舞①是狂欢夜的最佳选择。


Alpha们站在外侧,围成一个完美的圆。而与Aplah面对面围成内环的是年轻的Omega们。他们左顾右盼,计算着自己等会儿会轮到哪一位英俊的Alpha那里去——舞曲一旦开始,他们就可以跳着慢三的步伐离开自己选定的舞伴了,当第一节的音乐结束时,Omega将停止轮转,面前陌生的新Alpha就会成为他们下一小节的伴侣。一曲结束,他们才会回到自己最初的舞伴身边。


夏尔就没有那么热切了。他僵硬地站在男人面前,每一条肌肉都叫嚣着某种不和谐。他不愿意在米卡利斯大公的亲信面前显露胆怯,但莽撞地答应共舞显然是个更加错误的选择。


宫廷交际舞原本也是男孩的必修课,可不知怎么,一向聪颖的少年这次却怎么也学不会。相比之下,动作复杂夸张,曲调也更欢快的圆圈舞无疑会是个更加巨大的灾难——


乐曲开始时他手忙脚乱地跟着前面的Omega移动,毫无美感地胡乱挥舞着手臂,同手同脚的错误使他差点跌倒。他在内心狠狠咒骂着把他拖入这绝境的男人,发誓迟早要把这可恶的家伙千刀万剐。


另一边,站在原地的Black看着舞姿滑稽的小伯爵不禁笑出了声。男孩站立不稳的样子像只毛茸茸的雏鸭,还不如让他直接走过去,什么动作也不要做的好。没想到一向鼓吹贵族做派的南方也会有这样一位对交际毫无天赋的继承人啊,男人笑得幸灾乐祸,这实在是有意思得很。


等小伯爵终于轮转回男人身边时,几乎是要瘫软在地了。他万万没想到一曲竟然这么长,而且要和四个不同的Alpha跳舞。到最后一段乐曲时,他满脸通红,连睫毛上也落满了汗珠,只能勉勉强强挂在Black手臂上机械地随着他的动作而旋转。


一曲终了,男孩已经完全陷入了男人的怀抱里,一股清冷又危险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周围尽兴的Omega们随着舒缓的间奏曲拥抱亲吻自己最初的舞伴,男人不顾男孩想要退开的企图,横抱起他向马车走去。


这古板的莱斯特骑士做派,男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两人的呼吸被刻意拉进,空气再次奇异的湿黏起来,男孩瘫软地靠在Black胸前,脑袋里一阵阵地晕眩。


他隐约看到巴鲁多毕恭毕敬地为他们拉开了车门②,初见男人时的违和感再次袭来,伴着男孩进入梦乡。



——————————————



婚前的最后几日整个潘德堡都异常忙碌,只有男孩乐得清闲。老管家和乔安纳都留在城堡里帮忙准备婚礼,只有车夫菲尼和弗瑞加的侍卫长巴鲁多随侍男孩身边,Black也继续担任男孩的向导和保护者。


远近的几个村子和集市他们都逛了个遍,在男孩的坚持下,菲尼多了一顶过冬的狐皮帽子,巴鲁多得到了几瓶艾斯特尔小麦酿造的烈酒,乔安纳收到一条精致的骨质项链和一条暖和的围脖。(他其实是个爱美的Omega,男孩如此评价。)老管家惊喜地看到自己桌上那把闪烁着寒意的锋利弯刀(别看田中爷爷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男孩解释道,他年轻的时候就爱这些危险的玩意儿。)连Black也被塞了一条可以便携匕首和酒瓶的牛皮束带。


“您太慷慨了,”男人说,“听闻艾斯特尔等级严明,佣人更是命不值钱的下等人,如今看来净是些无聊的偏见。”


“大约一些贵族是如此。”男孩说,“可是他们,”他抬了抬下巴示意菲尼,“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与我待在一处,父母离开后更是全托他们照看。老管家田中就和爷爷是一样的。”


男孩顿了顿继续说,“说到底艾斯特尔还是个商业之都,普通人家只要能安安稳稳地照顾好自己的生意,谁在统治都没有区别。倒是那些贵族,整天占着世袭的土地无所事事,既不事生产也不出谋划策,除了贡献些消费,提供固定的工作以外一无是处。倒不如那些勤勤恳恳靠双手获得财富的商人来得实在。”


“那您大概更像个商人吧?”男人附和道。


“啊,难道中校对我的礼仪有什么不满么?”男孩调笑道,眼里却没有任何的不快。


“话说回来,中校也不像传统的弗瑞加人呢。”


“的确,My lord, 我从小就被送到莱斯特学习,所以常年不在自己的国家。”


“我以为莱斯特和弗瑞加是世仇?”


“正因为是世仇,到莱斯特学习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学习你的敌人吗,”男孩喃喃道。“的确没有更好的了。”


“您这么判断,是因为我的身形与口音不像弗瑞加人?”


“不止。”男孩说。“我们这几日出游,你的口味也偏向艾斯特尔和莱斯特的进口食材。而你的手,虽然也有些茧子,但是细腻程度绝不像传统的弗瑞加人。”


“对于常年处于寒冬的弗瑞加来说,只能用一般的动物油涂抹来防止皮肤开裂,但这效果却不那么好。而且,这并不能避免他们的皮肤变得粗糙和厚实。”


“那么只能说,你在弗瑞加的时间也并不长。”


“是的,”Black回答道,“您真敏锐。”


男孩似乎觉得一下子说了过多的话,往后的行程里便不再多开口,任由男人给他一一介绍武器工坊里的各式弓箭和刀具。


等到回程,天已经擦黑了。明天男孩没有任何日程安排,但万事谨慎的乔安纳大概会强行要求他再次试穿礼服并不厌其烦的对他重复婚礼流程。


后日,他就要结婚了。


男孩看了一眼走在马车旁的男人。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


入夜,男人舒展地平躺在床上,几抹月色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里溜进来,点亮了男人猩红色的眼眸。


回想着这几日的接触,男孩在不经意间给了他太多惊喜,他谨慎,聪慧,果断,像个天生的掌控者,但内心却又出乎意料的温柔。


厌恶束缚与安逸,渴望自由与独立——


男孩有一颗弗瑞加人的心。


几日前他还怀着某种幸灾乐祸的不屑去试探那个看似柔弱的孩子,而几日后他已让他辗转难眠。


他开始真正期待着迎娶他的那一刻,同时也衷心地希望他不会是他的敌人。


他有预感男孩不是。


男人转了个身,安心地睡着了。


上车


全文完整图链:

————————————————TBC



①轮舞 (round dance) 即圆圈舞,或称环舞。欧洲民间舞蹈中流行最广的形式。它的历史久远。实际上,圆圈舞是迄今仍然活在世界各地人民群众中的、人类舞蹈文化中最基本、最普遍的舞蹈现象。圆圈舞是群众性的集体舞蹈,队形在圆形的基础上发展变化,人们逐个连接起来,首尾相接闭合起来是圆圈,打开来是一条弧形的链,因而在许多地方,圆圈舞和环舞、链舞是同一个概念,并无严格的区别。有的成一个大圈,有的分成几个小圈又合起来,有的是双圈向相反方向移动或者内外交错,有的成弧形的链向左右、前后移动;有的男女交错排列,有的男女成对组成圆圈,也有限定只由男子或只由女子参加的圆圈舞。(来自百科)

②Black和巴鲁多军级相同,按理不需要行礼的。而巴鲁多对少爷虽然很喜欢但并没有非常尊敬。



评论 ( 8 )
热度 ( 200 )

© Katherina | Powered by LOFTER